首页>卫星通信教程>文章详情

从铱星市场受挫着卫星移动通信前景

2/14/2005
12519
从铱星市场受挫着卫星移动通信前景 摘要:铱星系统濒临破产的主要原因,一是手机生产缓慢、供货渠道不畅,造成 延误:二是手机体积庞大、结构复杂,价格昂贵;三是通话费用高,各地价格差 别大,且受到地面系统的有力挑战;四是市场前景认识不清,判断失误;五是业 务开通之初掉话严重、数据传输速率低、服务性能尚欠火候。尽管如此,由于其 具有极高的创新性、先进的技术、无与伦比的覆盖面等优势,在克服种种困难、 进行适当调整后,铱星系统将同其他卫星系统形成既互相补充、又互相竞争的局 面,前景仍是很光明的。 主题词:卫星通信 卫星移动通信 铱系统 市场 破产保护 1999年8月13日,铱星公司宣布已向美国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在全球引起 巨大反响。铱星是世界上第一个投入实用的大型低轨卫星移动通信系统,1998年 11月1日投入运营,未满一年,便以其先进性赢得满堂喝彩,被认为是现代通信的 一个里程碑。它使人类在地球上任何“能见到天的地方”都能互相联络。其最大 特点就是通信终端手持化、个人通信全球化,从而开辟了个人通信的新时代,实 现了任何人(Whoever)在任何地点(Wherever)和任何时间(Whenever)任何人 (Whomever)采用任何方式(Whatever)均能通信。 铱星系统1998年被美国《大众科学》杂志评为电子科技类的最佳科技产品, 并在1998年底由我国两院院士评选的年度十大科技成就中位列第二。那么,铱星 公司为什么会陷入债务缠身的严重危机呢?为什么会光叫好不叫座呢? 出师不利原因多 铱星公司在正式运营不到1年就面临破产的危险,着实令它的投资者们甚至 竞争对手都始料不及。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堪称一言难尽。 1.终端供货问题 最先暴露的问题是铱星手机供不应求。生产铱星手机的公司有两家:一家是 美国摩托罗拉公司,另一家是日本东京的京瓷(Kvocera)公司,但后者因技术 不过关而导致通话失败率很高,故没能及时投入商业生产。摩托罗拉的手机也存 在产量不足,销售渠道不畅等问题。该公司设在Schaumburg的工厂一般每天生产 1000部铱星手机,发货时通常需首先运往分布在全球的12个铱星信关站,然后再 交给各国的合伙商和业务提供商,因而到用户手中需耗费时日。据报道,一个英 国用户在铱星系统运营之初就订购了一部铱星手机,但却等了足足半年的时间才 到货。手机交货迟缓使铱星公司损失了不少用户。 2.手机笨巨复杂、价格昂贵 铱星手机体积笨重、结构复杂。价格昂贵是另一个原因。摩托罗拉公司的铱 星双模式手机重约454克,京瓷公司的铱星单模式和双模式手机均重400克,它们 比重量不到100克的GSM手机笨重得多。其次,在使用上也很不方便。在漫游全球 时,为了与当地蜂窝电话网络相连,双模式手机要更换适合当地区域传输标准的 通话卡。例如一位欧洲用户到美国和日本作商务旅行,需买3个通话卡才能与这3 个地区的传输技术标准相匹配,而每个卡价格大约为660-900美元。另外,铱星 手机的价格高且不说,各个地方的零售价还相差极大。例如,Eurasia公司的售 价每部约为8000美元,而法国TDCom公司的零售价为5132美元(包括两个蓄电池 和1个电池充电器)。这会对销售产生不良影响。 3.通话费价格战略失策 铱星的通话价格不菲,而且也存在各地区差异较大的问题。这主要是因为采 用了分销商制度,使得通话价格主要取决于电话注册国别、电话业务经营商及收 /发话地区3个因素。所以,通话价格不是固定的,而是相当复杂且难以控制。例 如,洛杉机的EarthOne网络公司把从非洲南部打到北美洲大陆的通话费定为8.01 美元/分钟,而北美洲区域内的通话费只有2.45美元/分钟。在中国大陆,铱星 手机对地面固定和移动电话的国内通话费为9.80元人民币/分钟,国际通话费为 27.4单元人民币/分钟;铱星手机之间的通话费用为14.30元人民币/分钟;地面 固定和移动电话呼叫铱星手机费用为14元人民币/分钟;铱星月基础话费为 250 元人民币。与之相比,普通手机的市内通话费只有0.40元人民币/分钟,基本漫 游费为0.60元人民币/分钟。即使是国际移动卫星Mini M卫星电话的国际通话费 也不过0.80美元/分钟。高昂的通话费用在铱星的用户面前筑起了高高的门槛。 4.市场定位和判断失误 铱星手机费和通话费之所以如此令人咋舌,完全是铱星公司市场定位错误所 致。该公司从一开始就将用户定位于“高层次的国际商务旅行者”,称他们是 “付钱不看帐单”的一群人。正是由于对市场充满幻想,过窄地限定了它的用户 群体,才导致产品和话费过于昂贵。结果事与愿违,用户发展远低于公司的预想。 铱星公司要想实现盈利至少需要65万个用户。该公司原计划1999年第一季度 全球用户达5万,但实际上全球用户只有1万多。1999年7月1日,我国和全世界同 步正式推出商用铱星手机后,两个月来,只有二三百个用户。在北京市销售铱星 手机的连锁店里,一天卖出一部铱星手机都很困难。这与铱星公司预计初期仅在 中国市场就要争取到10万用户的目标相去甚远。这使其银行的贷款无法在规定期 限内偿还,亏损严重,股价大跌。 分析家们认为,铱星公司陷入今天这样的难堪境地,最主要的原因是对移动 电话市场的发展前景判断失误所致。1991年铱星公司成立时,传统的移动电话还 是稀罕的贵重商品。但等到铱星通信网络于1998年投入运营时,移动电话已成为 廉价实用的大众化商品。地面蜂窝网日益完善,接入成功率显著提高;随着CDMA 技术的推广,通话质量也大为改进,手机性能越来越好,价格一落千丈,且购买 和使用都很方便。相比之下,铱星手机对一般用户来讲只是一个好看的花瓶,是 一件奢侈品。 5.服务性能尚欠火候 除以上大大影响铱星业务销售的原因外,铱星系统通话的掉话率高、数据传 输速率低、通话易受高楼大厦影响等因素,也是铱星手机鲜有人问津的原因。 铱星系统的数据传输速率仅有2.4kbit/s,因此除通话外,现只能传送简短的 电子邮件或慢速传真,无法满足目前互联网的需求。而GSM系统数据传输速率在 2000年可达到64kbit/s,适应了当今人们无线上网的需要,使铱星相形见绌。 1998年11月铱星系统开通之初,掉话率高达15%。主要原因是软件不好,从 一颗卫星转接到另一颗卫星时常常“断线”。后经改进使掉话率减至8%,但仍 比较高。现还在努力提高通话率。 铱星系统的问世,制造了一个世纪末科技童话:在珠峰上,能用手机把自己 的声音传遍全世界;在南北极科考活动中,平常的移动电话无能为力时,铱星手 机却一枝独秀、独挑大梁。但是,铱星手机用户若处在高楼林立的城市或室内时, 建筑物会阻挡住卫星的视线,使之无法通过卫星进行有效的通话,而全球通蜂窝 电话却没有此约束。 简言之,由于起步不好,市场定位有问题,缺少一个可靠、周详的业务计划 等等,铱星系统现已陷入重重困境,率先进入市场的优势已荡然无存。难道铱星 系统真是山穷水尽了吗? 好事需多磨 首先应当肯定,铱星系统在技术上具有极高的创新性,其业务开通证明了低 地轨道星座可以用于全球个人移动通信;建立和运行如此庞大的星座本身就是奇 迹,这为今后大型星座的构建和管理开辟了道路。经过不断改进,铱星手机的重 量、掉话率正逐渐下降,数据传输速率还能继续提高;在偏远地区或地面网被毁 情况下,铱星系统有无与伦比的优越性。在1999年8月18日土耳其发生大地震后, 铱星公司马上为灾区送去了25部摩托罗拉公司生产的9500型铱星手机,这些手机 交由土耳其军方救援队使用,活费全免。 另外,美国军方今年也用铱星系统进行过多次试验,结果比较满意。这不仅 能为铱星系统开辟新的广阔市场,而且军用试验对商用系统的发展很有用,有助 于提高整个系统的性能。 特别是对于东南亚、南太平洋等很难建设地面网络的岛屿众多的地区,全球 的野外勘探和考察人员,民航飞机和远洋舰船,紧急搜索和救援等,都需要一种 不受地域或天气限制的全球移动通信手段,因此在这些地方和部门卫星移动通信 是最佳手段。 1998年我国抗洪救灾期间,湖北省曾提出:“光纤不通微波通,微波不通短 波通,短波不通卫星通。”结果在地面通信设施严重受损的灾区,通过配备便携 式国际移动卫星终端,及时把多处灾情向有关方面汇报,对抗洪减灾很有帮助。 由此可见,在地面网络因重大灾害而惨遭破坏时,卫星移动通信可能是唯一幸存 的通信手段,那时其身价倍增,最显英雄本色。 与国际移动卫星相比,铱星具有明显的优点:由于铱星运行轨道低,所以更 易于实现全球个人卫星移动通信;它覆盖面广,能为全球任何一个地方提供无缝 隙移动通信。而国际移动卫星通信要受到纬度和传输时延等因素的限制,并且终 端只能达到便携式的水平。 综上所述,铱星系统有相当可观的生存空间。许多新技术在走向市场的过程 中都会遇到巨大阻力。普通手机之所以在前些年被叫作“大哥大”,也是因为它 价格太贵,每部几万元人民币,所以成为一种身份的象征,为少数人服务。而现 在它已物美价廉很普及了。当年IBM公司推出它的笔记本电脑时,所花费的钱相当 于爆炸一颗原子弹。但今天,笔记本电脑就在我们身边。因此,只要改变经营策 略和不断完善有关技术,铱星手机的销售会走出低谷的。 这里最重要的是价格问题。华盛顿一家通信咨询公司认为:“很少有人不在 乎价格。实际上,价格是人们选用哪个系统的首要理由。”要想把铱星系统潜在 的市场变成实际的经济效益,必须改变只为少数人“享受”的观念,而把销售重 点转向那些地理条件复杂的地区或需在野外保持通信畅通的产业工人,如石油钻 井工、森林伐木工以及灾难救助人员等,必须把铱星手机价格和通话费用降至多 数潜在用户能够接受的程度,市场才能打开。 国际移动卫星的营销是个较好的例子。利用国际移动卫星系统打电话,不管 在哪里打,打向何处,一般通话费均为 3美元份钟。虽然因电话业务经营商不同, 通话费也略有波动,但不像铱星系统那样差别极大,原因是提高通话费将会失去 用户。 所以铱星的投资者们一定要认清这样一个事实,只有薄利才能多销,收回投 资所需要的时间会比预想的长得多。 现在,铱星公司已进行了资产重组,价格也一降再降,并推出了简化国际电 话收费结构的统一收费标准。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铱星公司目前面临的只是财 务问题,并非技术和市场。说白了,只是钱的问题。这次该公司向破产法院申请 资产重组,就是因为无力支付8月15日到期的9000万美元债券利息;另外就是公司 和债权人之间进行的债务重组谈判破裂。 从目前来看,铱星公司是很有希望走出低谷的。在财政上,铱星公司最大的 投资者摩托罗拉公司表示在财务和运行上给铱星公司支持;并将继续对这一项目 进行投资,开发第二代铱星通信产品(第二代铱星手机重为200克,卫星的信号 强度从16分贝增至35分贝,2004年左右投入使用)。铱星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日本 电信公司(DDI)也表示,铱星公司资产重组对DDI造成的损失不大,它将有力改 变铱星系统的财政情况。美国政府对铱星公司一直采取积极扶持的态度,正积极 订购铱星手机及其配件。 铱星公司资产重组的核心就是债权转股权,即把其债务的45%,约14.5亿 美元转变成铱星公司的股份,其它的债务延期偿还。这样铱星公司就可以轻装上 阵,有较长的喘息时间。 值得指出的是,铱星手机是具有特殊用途的大众化产品,它适用于野外作业、 勘察探测、应急通信。抢险救灾、商务旅游、体育赛事等,所以其用户应面向全 球,就象GPS导航卫星一样。但前一段时间铱星公司把销售重点放在美国,这也是 它的一大败笔。 实践证明,铱星技术成熟,性能可靠,它为21世纪建立高速宽带星座Teled- esic打下了很好的基础,给空间高速公路构筑带来了希望的曙光,使人们能够以 较低的费用实现居家上班、居家听课、居家就医的美梦。 卫星移动通信的未来 目前,除了也申请破产保护的中轨道系统ICO外,铱星系统最大的竞争对手是 “全球星”系统。到1999年8月,全球星已发射了36颗卫星,已能够向全球提供话 音、数据、传真、短信及定位业务,只是还不能提供最大通信容量,但满足业务 初期的低业务流量是不成问题的。 全球星虽然起步晚于铱星,并曾遭受一箭12星发射时大爆炸的重创,但全球 星公司并没有一蹶不振,而是及时总结经验,认识到不能光图便宜,盲目追求速 度。于是精心安排了稳扎稳打的发射计划,结果成为后起之秀,很有竞争力。 比起铱星系统,全球星系统有独特的优势。例如,由于全球星系统没有象铱 星那样采用星上处理。星间链路等先进技术,而且卫星数目少,所以其总投资额 比铱星少18亿美元;技术也更稳定可靠,在通信质量和价格上都非常有竞争力。铱 星的工作寿命是5年,而全球星的工作寿命是7-8年;铱星的数据传输速率为24kbt /s,而全球星的传输速率为9.6kbit/s;铱星的通话费3-7美元/分钟,而全球 星为1-1.5美元/分钟;由于铱星采用时分多址(TDMA),而全球星采用码分多址 (CDMA),所以后者在通话质量上也更好;在卫星的可视时间和手机价格等方面, 全球星也优于铱星。当然铱星也不是一无是处,它在全球漫游、传输时延等方面有 明显优势,尤其是铱星可以提供包括南北两极的通信,而全球星只能为全球南北纬 70度之间的用户服务。另外,全球星对地面站的依赖较大,其地面站多达150-200 个,而铱星只有12个,所以在战争和受灾时,星要比全球星可靠安全得多。 因此,这两大星群各有千秋,能相互补充。但从商业角度出发,全球星系统的 急起直追,已对铱星系统的市场前景构成了最直接的威胁。尤其是它的融资方式比 较合理,股权多、债权少,因此受资金的影响较少。 除此之外,铱星系统还有两个潜在的竞争对手,那就是“伊利普索”(Ellipso) 和“星球通信”(CCI)。“伊利普索”别出心裁,是由7颗8050千米高的赤道圆轨 道卫星和10颗处于2条椭圆轨道上的卫星组成的混合轨道星座系统,总成本15亿美元。 其7颗卫星可最佳地覆盖人口稠密的温带地区,费用为8.65亿美元,将首先运营, 并被誉为“协和女神”;后10颗卫星的部分资金来自于“协和女神”的收益,它们 可为南北较高纬度的地区提供移动电话业务。该公司吸取了铱星的教训,把重点放 在制订合适的销售和分配策略上,以便使用户乐于接受,并协调全球的电话业务经 营者网络。 “星球通信”则是由11颗运行在2000千米高的赤道轨道卫星组成,它可为没有 或缺少地面通信基础设施的地区提供固定业务,成本仅为10亿美元,是最便宜的。 “星球通信”的突出特点是便宜,无论卫星系统还是通话价格,都努力做到全球最 低价。 这两个系统计划在2002年开通业务。 全球中低轨卫星通信系统方兴未艾,竞争激烈,但最终鹿死谁手还无法判断。 原来呼声很高的ICO尚未出师身先死,使许多行家大跌眼镜。据笔者和部分业内人 土看,很可能出现多元化局面,因为这些系统各有所长,而且全球个人通信市场极 大,所以各系统均可大展宏图。